筆神閣 www.bishen8.com生命的離去被輕易遮掩,然後遺忘。書神屋 www.shushenwu.com這個基地有着相當程度的魔力,這魔力甚至能夠吸引那些異界來客,讓他們的目光只能駐留在這裏,一點也無法望向基地之外的整個世界。

    外界是真實的嗎?對陸凝來說,答案是什麼都沒有區別,不過對很多這裏的住民來說大概不是這樣。她懷着複雜的心情睡去,然後在第二天清晨收到了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梅雨在群里發的,經過她近乎瘋狂地追查,郭驍的行蹤終於被掌握了,她打算今天下班之後直接踢上門去。而壞消息則是尹繡發給她的,一個令人不舒服的事……秦知瀾死了。

    四階的遊客,除非是死對頭,否則聽聞別的遊客的死訊總不免有些悲哀,畢竟來到這裏所經歷過的事情大家都有所領會,四階遊客之間的差距也不至於那麼巨大,總會想到自己可能也會有那麼一天。

    陸凝倒是很輕易地迴避了這種悲傷感,她和秦知瀾也沒那麼熟悉,不過是一同行動了一次,還不至於將對方當成同伴。再加上這個場景的特殊性,陸凝覺得秦知瀾至少死了有一段時間了。

    死因是上吊,普通人當然會因此而死,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奇怪的是她的表情,尹繡發了幾張照片給陸凝,是從幾個方向拍攝的秦知瀾的屍體,那是一間看上去和鬼屋一樣的房間,什麼家具都沒有,秦知瀾孤獨地吊在房樑上,舌頭吐了出來,嘴角卻是向上彎曲的,雙目暴突,臉色青紫,但那個表情無論是什麼人看到都能清楚地感覺到……那是笑容。

    上吊不可能笑出來的,窒息的痛苦會讓表情扭曲,死亡的恐懼和腦海的一切逐漸化為空白的空洞感會讓人陷入完全無法自控的狀態,多數都會出現流涎、失禁等反應,而秦知瀾的樣子……實在死得太乾淨了。

    「她會不會是死後被掛上去的?」

    「不會,我驗證過了屍體,死因確實是上吊,當然是自己上吊還是被別人吊在那裏我們無法判斷,因為她身上沒有看到任何反抗的痕跡。」尹繡很快回復了。

    陸凝嘆了口氣,拉開了窗簾——雨水又下了起來。

    同時,瞿奕從洗手間沖了出來,嘴裏還在不斷呸着。過了幾秒鐘才說「怎麼漱個口水的味道都發臭的?這酒店怎麼回事?」

    「不是酒店的問題。」陸凝將那群真言信眾要做的事情大概和瞿奕說了一下,她明天才需要去現場,今天依然有着一整天的活動時間。當然重點問題不是這個……既然得知了秦知瀾的死訊,她還是要去調查一下的,通過他人的口知道的東西依然不讓陸凝放心。

    尹繡將地址交給了陸凝,鑑於屍體略有些詭異的狀況,他沒有動現場,而且那裏還封鎖着,目前還是個隱秘的消息,再過兩天也許就不必掩飾了。

    「注意安全。」尹繡叮囑了一句。

    6號區,近現代區塊,也非常符合排鬼片的合適地點,事實上這裏重現的就是上個世紀的多種建築,而且還特地做陰森了一些,大概也正因為如此,6號區在整個基地的西北角,也免得和別的地區發生強烈的風格衝突。

    秦知瀾在一座舊式的民宅當中,門口有兩名安保人員,不過在看到陸凝之後兩人沒有攔阻,僅僅向她點了點頭。陸凝踏入了民宅內。

    這是一座二層的小樓,雖然有二層卻面積不大,一層被客廳、廚房、衛生間之類的房間擠滿,而二層都是臥室,走在這樣的屋子裏只能感到一股逼仄,陸凝沿着狹窄的樓梯走上樓,忽然感到周圍的氣溫有些低。

    不過寒冷在這個場景里是她的夥伴,她繼續走上樓,溫度降低到了一定程度之後,就沒有再繼續了,她雙手微微扣了一下袖子,踏上了最後一級台階。

    一聲短促的尖嘯在她的腦海內響起,陸凝立刻看向了左手側的方向,那裏只有一個房間——秦知瀾上吊的房間。

    「哼。」陸凝稍微出了一點聲音,然後便大步走向了房門,當她的手接觸到門把手的一瞬間,房間內傳來了一聲輕微的響動,仿佛是什麼東西被放在了地上。

    木頭門發出一聲吱嘎的聲響,向內側打開了。儘管現在是白天,室內卻依然一片昏暗,而秦知瀾的

相鄰:重回少女時代 傻女要翻身:夫君欠調教 王者榮耀:腹黑大神挖牆腳 儒聖天下 得不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