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做人,有時候並不是那種有着超強魄力賭一把的人值得佩服。讀書都 m.dushudu.com相反,那些因為責任,放棄賭一把的人,才是真正值得欽佩的。

    責任你看起來,就這麼輕飄飄的兩個字,似乎微不足道。說起來,也非常的輕鬆,不就是責任嘛對吧?

    可是,當這兩個字,真的壓在一個人的肩上以後,你才知道責任兩個字的分量是多麼的重啊!

    你比如劉淼,來到這個世界這個國家,讓他能夠彎下腰,讓他能夠咬着牙吃苦的就是責任兩個字。

    劉春這個妹妹,就是他劉淼的責任。此時此刻,壓在李翠花身上的,也是責任而已,一個作為女兒的責任。

    讓她年紀輕輕,二十來歲的美麗姑娘,每天扛着重擔,每天揮舞着剁骨刀賣肉。

    甚至,為此她丟掉了半截小拇指。沒有抱怨,只有臉上燦爛明媚的笑容,這就是她抗起的一份責任。

    能夠抗起來,就已經是非常不容易了。這一刻,劉淼不會繼續去勸說,因為繼續勸說只能讓你成為說的輕鬆那個人。

    不經她人苦,莫勸她人善。這其中的善,並不只是說善良大度還有原諒,其中還有非常多的東西的。

    所以,劉淼將這個選擇放在了這裏,他讓李翠花自己來做決定。

    作為外人,你不了解別人的責任,你沒有資格去指責別人。0

    劉淼走了,他的背影還是一如既往的堅挺,就像是一根無論如何也不會彎曲的金箍棒一般。

    似乎,他的脊樑有些撐破天地的氣勢一樣,這就是劉淼,一個拿的起放的下的人。

    身後,李翠花沉默的看着劉淼的背影,她內心非常的糾結。

    只要經歷過她的人生,你才會知道她要做出改變,需要有多大的勇氣。

    所以,此刻不能說李翠花懦弱,你只能心疼這個姑娘。

    有點失神的回到病房,母親正在看着病房外面的夜色。蒼白的臉上,有着非常複雜的神色在閃爍。

    有自責,有懊惱,也有悲傷。老人家在自責自己,拖累了自己的女兒,讓本應該風華正茂的她,如今在泥濘裏面打滾。

    她也在懊惱,為什麼這一次自己不直接走了,留下一個輕鬆的環境給自己女兒?

    如果這次直接去了多好啊,丫頭輕鬆了,就不用再如此擔憂自己了。

    有些時候,離開世界,需要的是莫大的勇氣。像李母這般的,更是需要更大的勇氣。

    「媽,想什麼呢這麼入神?」

    「莫得啥子,就是想起了你。翠花啊,以後你要是和三水在一起就好了。

    這個年輕人,我覺得不錯喲。」

    李翠花沒在意的笑了笑,她並沒有所謂的害羞羞澀之類的神情。

    「說啥子喲,那您老人家莫想這些有的沒的,就算是我看得上人家,人家也不一定看得上我好不好?」

    ……

    「哥,翠花姐的媽媽怎麼樣了?」

    回到家,劉春正在拖地,今天劉淼很早就給這丫頭打了電話的,說是晚上不回來吃飯了。

    所以,晚飯劉春就在小飯館給解決了。回來以後,看到家裏有點髒了,這丫頭就收拾了一下。

    她沒有開空調,所以拖了一會兒地,已經滿頭的汗水。

    「沒得啥子事,不用擔心了。昨晚送的及時,現在已經能夠吃飯了。」

    聽到哥哥的話,小劉春雙手杵着拖把的木頭杆子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那就好,阿姨這麼好一個人,千萬不能出事,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看着可可愛愛的這丫頭,聽着她的話,劉淼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這丫頭,哪兒學來的這一套啊?」

    「嘿嘿,電視上都這麼演的。對了哥,你等一下我給你一個好東西。」

    劉淼換了一雙拖鞋走進屋子,他不想弄髒了自己妹妹剛剛拖過的地面。

    鑰匙丟在鞋柜上面,就來到了客廳坐下來。

    他們兩兄妹,其實非常的相似,能夠不開空調,他們是肯定不會開空調的。

    

鴛相經典小說:我的大佬人生  我沒想穿越  重生之養豬大佬  我不想釀酒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