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有財是個老資格的棒棒兒了,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此人已經五十歲了,他從三十歲就開始當棒棒兒。筆言閣 m.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也就是說,從八幾年他就在霧都的大街小巷溜達。如今五十歲的他,每天還在挑着重擔走街串巷。

    可以說,高有財在這個圈子真的是老前輩了。朱老三他們,在此人的面前都是後輩。

    當年的他,在這個圈子也是跑單幫單打獨鬥,後來隨着時間的推移,他的身邊也聚集了那麼一群人。

    慢慢的,他成了這群人的頭兒。憑藉着他的消息,這個小團隊每人有口吃的還是沒問題的。

    三十多個人的團隊,已經算是不錯了。並且他直接佔領了附近生意最好的一天接到廣福街道。

    這裏,對他這樣的棒棒兒需求很大,所以他們這群人也能賺錢的。

    高有財臉上有傷疤,並且還是在額頭上。這個傷疤,是高有財一輩子的驕傲,也是他吹牛的憑證。

    這個傷疤,是他帶領手下人,搶廣福街的時候留下來的。

    你不要覺得,棒棒兒這個群體很簡單。搶街道生意的時候,經常能夠發展到七八十人打群架的地步的。

    你的街道生意好,那麼自然就能吸引人的。

    大家都想過來分一杯羹,所以你只能用扁擔來維持。

    有些時候,棒棒兒打群架比幫派還要可怕。扁擔呼嘯,簡直能夠嚇死人的。

    這麼說一句吧,這個行業裏面,只要是稍微老一點的棒棒兒,都經歷過打架的。

    高有財額頭上的傷疤,就是這樣留下來的。

    不過他也沒有在意,反而非常的驕傲。

    高有財自然聽說過名片狂魔劉三水的,如今劉三水這個名號,在附近街道,或者說在北區很多的地方,就沒有不知道的。

    手底下已經上百人,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個人能夠帶着這上百人吃飽飯,這才是最可怕的。

    可以說,高有財在棒棒兒圈子裏面混了這麼久的時間,他還沒有遇到過如此厲害的人。

    而今天見面以後,他更是驚訝的不行。沒想到,這個劉三水這麼年輕?

    「你就是劉三水?沒有耍我吧,楞個年輕?」

    他有點懷疑,他覺得劉三水不應該這樣年輕,應該是一個三四十歲的人才對。

    可是,眼前這人看着比自己兒子還要小不少,怎麼看都不像是劉三水的。

    年輕人,沒有這麼厲害的。

    一處用推車推着的涼菜攤子出,一張摺疊桌子旁邊,劉淼笑呵呵的看着高有財。

    他們兩人的面前,一人一份涼麵,桌子上還有一盤涼拌豬耳朵。

    此刻,正好是下午六點,這時候吃一份涼麵那是格外的舒暢。

    「我就是劉三水。如假包換的劉三水。高頭兒,你也不用懷疑。」

    高有財一邊吃着涼麵,一邊忍不住打量着劉淼。

    「沒想到啊,這樣年輕的娃娃,看來我是真的老了哦!

    找我啥子事,還勞駕你這位三水哥親自打電話請我吃涼麵?」

    高有財也很是疑惑,不明白這個劉淼找自己幹嘛?

    畢竟,他的廣福街,和這邊基本沒有什麼瓜葛的。

    「高頭兒,我找你肯定是有好事的。我曉得廣福街生意不錯,有高頭兒你的關係,你手底下的這群人一個月收入還行。

    可是,我想問一下,和我們相比,你們的收入是不是就有點少了?」

    聞言,高有財的臉色有點不好看,他以為這個年輕人是來奚落自己的。

    一次性的筷子,被他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臉上已經冷漠了下來。

    「啷個嘛,看不起我們嗦?」

    劉淼並不在乎對方的怒火,反而慢條斯理的夾了一塊豬耳朵放在嘴裏。

    爽口的味道,還有那股子麻辣味兒,別提多舒服了。

    「高頭兒,你覺得我劉三水會這麼無聊。我一天上千塊收入,我會無聊過來炫耀?

    我剛剛這麼說,沒得別

鴛相經典小說:我的大佬人生  我沒想穿越  重生之養豬大佬  我不想釀酒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