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得意思,三水你這樣就真的沒得意思。讀爸爸 www.dubaba.cc你是個男人,作為一個男人喝酒你怎麼能夠耍賴呢?

    這瓶酒,明顯是剛剛我給你開的,你轉過頭來就丟我這邊啥子意思哦?

    給我喝,喝酒都不行,那還有啥子用?」

    劉淼欲哭無淚,他真的很想直接掀桌子,然後把這些啤酒給全部丟了。李翠花,你丫的是個魔鬼吧?

    你丫的這是喝酒嗎?

    我靠,你這簡直就是在倒酒好不好?

    一箱啤酒,直接整的差不多了。劉淼喝了三瓶半,已經有點暈乎乎的了。

    可是李翠花呢?

    喝了五瓶了,一點事沒有,這真的頂不住好不好?

    「翠花,喝酒哪有你這樣子的?你讓人家小劉多吃點菜不行啊,就抓到一個酒喝?」

    李母看不下去了的,直接呵斥了一句。很明顯,劉淼直接被李翠花喝垮了。

    聽到母親的呵斥,李翠花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算了算了吃菜吃菜,莫得意思啊!」

    天可憐見,聽到這句話,劉淼感覺自己像是去地獄裏面溜達了一圈。

    他喝酒,真的只能算一般。在另外一個世界,他的酒量也一般,每次談生意,基本上他都會帶一個專門給他擋酒的人。

    更何況,如今換了另外一具身體,這個酒量就更不行了。

    基本上最多四瓶啤酒,再多就要直接過去了。今晚三瓶半,就讓劉淼有一種想要拖地板的衝動了。

    好吧,什麼叫做拖地板這個很容易解釋,就是在地板上用身體掃地。

    李翠花偃旗息鼓了,這讓劉淼恨不得對李母說一句您老人家真是上天派過來的天使。

    「對頭,吃菜吃菜,這個火鍋真的太好吃了。對了翠花,我有個事情想找你打聽一下。」

    李翠花雖然不勸劉淼了,可是她自己卻不會放棄喝酒。

    怎麼說呢,她的酒量並不是天生的。是當年,她的小拇指被砍掉了半截以後,每天疼痛難忍,這姑娘就悄悄的喝酒麻醉。

    最後,被醫生罵了也沒用,反正就覺得喝酒以後舒服很多,感受不到疼,也就這樣她的酒量就上來了。

    這不,又是咕咚咕咚,小半瓶給乾沒了。見此,劉淼嘴角直抽抽,他是真的第一次害怕一個女子。

    同時,他也是第一次覺得一個女子如此的有意思。

    這姑娘,真的是有一種難以言說的魅力。開朗,陽光,堅強,美麗,爽朗,還有喝酒時候的豪爽。如此有魅力的女子,真的是那種很少見的。

    「啥子事,三水你說!」

    劉淼夾了一些毛肚丟進去,然後又夾了兩塊土豆放在碗裏,吃了一口這才繼續。

    「是這樣的翠花,你在這個地方的時間比我久一些。我的情況你也曉得,如今還和劉春住在一個小單間裏面。

    最近掙到了一點錢,所以我考慮換個地方,最好是那種兩室的。但是,我一天又忙得很,根本沒得時間到附近打聽。

    就想問一下你,附近有沒得房子出租?」

    是的,劉淼準備換房子了,也到了必須要換的時候了。當初,那是沒辦法,吃飯的錢都沒有,所以只能忍一忍,劉春也跟着忍一忍。

    可是,如今劉淼已經有錢了,目前來說不算他借棒棒兒的這筆錢,他自己的存款就有一萬多了。這個時候,也到了換一個好一點的地方了。

    劉春這麼大了,和哥哥住在一間屋子裏面也不像話。

    再說了,在苦力巷裏面,住在頂層不說,還沒有一個空調,每天晚上熱的實在受不了。

    前段時間,每天晚上,劉淼起碼都要在半夜起來洗個冷水澡這才能繼續睡。

    劉春也熱的不行,所以必須要換個地方了。

    聞言,李翠花愣了一下,夾着鵝腸在鍋裏面燙着一邊思考。

    「這個玩意兒,我還真的沒得啥子推薦給你的。我每天也忙得很,早上三點多,一直到晚上七八點,也沒得時間去了解這些東西。

    要不這樣,我幫你留意一下?」

鴛相經典小說:我的大佬人生  重生之養豬大佬  我不想釀酒  我沒想穿越  
相鄰: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