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 第三十六章:想做誥命夫人的妹妹(34)

    今年夷族對大晉的發起的戰爭,不再像以前一樣小打小鬧了,而是壯年勇士全部出擊,直逼邊城城下。筆言閣 m.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邊城下,兩軍對壘。

    蘇日勒和克老當益壯,拿着長刀騎着一匹高頭大馬,站在隊伍的最前邊。

    與信王帶出城的三千邊城駐軍軍隊對立着,空氣中瀰漫着滿滿的火藥味。

    蘇日勒和克當年也是馬背上得民心的代表性人物,所以對叫陣一點都不心虛。

    八千精兵強將對上三千的邊境兵,這場戰役夷王志在必得,勢要打下邊城,將養怪物的信王斬於馬下,為自己的勇士們報仇。

    為首的信王只見到蘇日勒和克身着戰甲,胯下是一匹威風凜凜的駿馬,手中的長刀上寒光乍現,刀把和刀鞘上鑲嵌着滿滿的寶石。

    寶石在陽光下璀璨奪目,不斷閃爍的反光極大地干擾了信王的視線。

    這把刀是蘇日勒和克的心愛之物,精工鍛造,價值連城不說。

    關鍵是這把刀是蘇日勒和克年輕時從自己父王處贏來的,也是他一生征戰的最好見證。

    因此這次的帶隊親征,蘇日勒和克便取出了這把伴隨自己半生戎馬的刀。

    而信王心裏卻唾棄着蘇日勒和克的卑鄙。

    在這種光亮閃爍之下,眼睛會出現盲點,這老畜生果然還是向年輕時一樣的卑鄙。

    看到蘇日勒和克開始叫陣,旁邊作為副將的丁二急忙攔住要迎戰的信王:「父王,讓我來代父出戰吧!」

    信王看着丁二那張即使面帶肅殺,也依然絕美的臉,只想撮牙花子,這小子怎麼一點都不像自己呢?

    信王抓緊自己手中的長刀,策馬繞開了丁二大聲回到:「你且退下,待為父去將這老匹夫斬殺!」末了又在心理補了一句,你小子只適合美人計。

    丁二看着執意上前的信王,心下有些焦急,父王的舊傷未好,根本不是蘇日勒和克的對手。

    而蘇日勒和克看到信王迎戰,將手中的長刀刀尖朝向右下方,臉上露出了邪笑,心道:來的正好!

    正當兩人準備策馬衝鋒,上前交戰的時候。

    忽的一陣風也是的東西沖了過來,戴起來一陣風沙。

    兩個人同時偏頭躲避,再回過神的時候,卻發現戰場中間出現了一個修長的身影。

    蘇日勒和克很不淡定,因為自己手中的刀被人抓住了刀頭,自己試了幾次發現根本就抽不出來,蘇日勒和克心下暗驚:好大的力氣。

    之間對方慢慢的抬起頭來,露出了一張平凡又微髒的臉,淡淡的對蘇日勒和克說:「這個是我的了!」

    蘇日勒和克:「wtf,這是個什麼東西,怎麼忽然間竄出來了!」

    來人卻正是靳青,如村長所料,而靳青這次是真的被氣瘋了。

    她只是回去交個戰利品的功夫,自己的小木屋,自己曬戰利品的樹,都被燒光了,要知道屋子裏還藏着自己收繳來的骨頭項鍊和耳飾呢!這是要自己的命啊。

    707:「你的屋子就是因為這些東西才被燒的,你自己沒有點數啊!」

    想要找人發泄的靳青,從躲在深山中的村長那裏得知了,是蘇日勒和克夷王帶人燒的自己的固有資產,並在村長添油加醋的渲染下,靳青下定決心要為自己的樹和屋子報仇,於是一路追着夷王的隊伍沖了過來。

    但是由於蘇日勒和克的武器實在是太炫目了,因此剛追過來的靳青滿眼看到的,就只有那一把綴滿寶石的刀。

    707同情着蘇日勒和克:你太造孽了,沒事弄這麼拉風的武器做什麼?

    蘇日勒和克試了幾次都沒有將刀抽出來,兩邊的人都凌亂了,這是什麼情況,這人是從哪裏來的。

    丁二卻是想要捂臉,怎麼哪都有她!

    靳青好脾氣的想要蘇日勒和克拿這把刀當做自己小木屋的賠償,但是發現蘇日勒和克並不理解自己的好意。不但幾次試着將刀抽出去,還對自己目露凶光,靳青也火了,燒人財物不用賠錢的麼?

    於是抓住蘇日勒和克的刀頭,將他整個人從自己頭頂上甩了出去。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道聽 算卦我靠玩掃碼 生仙紀 那些年山口山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