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情十分了解神鳳的性格,這神鳳說是上神,但是性情衝動陰險,做事從不深思熟慮,卻又自視甚高。筆硯閣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同她合作的人,絕對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由於神鳳順着禁情的劇本捏碎了丁小齊的身體,所以連帶着伏羲也被這個帶有神鳳和禁情力道的詛咒反噬了神體。

    可以說,禁情這個計策當真是一舉三得,在向神鳳和伏羲挑釁的同時,還給自己找了一個忠心耿耿的守門人

    有了這個守門人的出現,她在崑崙上的宮殿也重新開啟,向眾人證實着她這個無上神尊依舊存在着的事實。

    伏羲調養好了在身上亂竄的氣息,氣勢洶洶的來到了禁情的宮殿門口。

    伏羲望着禁情宮門口狀似黑洞一般的大門,剛想要輸送一絲自己的神力進去叫門,誰想大門卻自動打開了。

    丁小齊已經恢復了自己原本絕美的樣子,正站在門口恭恭敬敬迎接着伏羲的到來。

    伏羲疑惑的眼神放在丁小齊身上,這個非男非女的少年讓她覺得有一些眼熟。

    由於丁小齊多年為詛咒所困,已經厭棄了性別的束縛。

    於是在成神的時候,他主動選擇了放棄性別,成為了一個中性的神。

    看着門口正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伏羲神尊,丁小齊向着伏羲微微的躬了躬身:「見過神尊大人。」

    看着丁小齊這不走心的行禮,伏羲仰起頭居高臨下的看着丁小齊:「汝乃何人!」

    丁小齊對伏羲躬身一笑:「神尊貴人事忙,自然不會記得小的,小神原本叫磔,蒙禁情神尊賜福後改名為葆。」

    葆=靳寶,在丁小齊心中,自己永遠都是靳青的妹妹靳寶,也是禁情最忠誠的守門人,他會儘自己的全部力量去保護被自己視為親人的靳青。

    伏羲聞言,原本正常的眼睛中間出現兩個豎瞳,他想起這個叫磔的新晉神是誰了,他竟然是那個侮辱了神族尊嚴的叛逆者生出的孩子。

    伏羲沒有想到禁情選出的守殿人竟然會是這個磔,伏羲的心裏壓了一口氣:這不是擺明了在向自己挑釁麼?

    伏羲悄悄的穩住了自己變得有些浮躁的氣息,露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汝是在質問本尊麼!」

    葆向着伏羲深深一揖:「神尊言重了,小神不敢,當年神尊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小神好,小神能夠理解!」

    葆將「神」這個字咬得很重,而且反覆說出,讓這個字深深的刺痛了伏羲的心。

    望着面前明顯再挑釁自己的葆,伏羲眼中閃過一絲厭惡:當真是得到一點神恩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想到這裏,伏羲對着仍舊向自己鞠躬的葆一揮手打出了一絲神力,竟是要將葆當場擊殺:畢竟這樣無名小卒伏羲還並不放在眼裏。

    誰想到,伏羲打出去的勁力卻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根本沒有對葆造成一絲一毫的傷害。

    葆抬起頭,對着眼中充滿疑惑的伏羲微微一笑,讓他本就絕美的臉上更顯示出幾分傾國傾城:「神尊大人,我家主人嫌棄我初晉神位,卻一點本事都沒有,於是給了我一個恩典,只要我待在她的大殿中,便可以使用她領域內的所有神力。」

    葆的意思很明顯是在告知伏羲:你的所有的攻擊都對我沒有任何作用,逼急了我還會還手的。

    聽出葆話中意思的伏羲十分震驚,他想不出來,這禁情究竟是當真如此相信自己面前這個髒污的半神,還是說她只是想利用這個半神來打自己的臉。

    眼見着伏羲不再說話,丁小齊對着伏羲又開口道:「貌似神尊的修為比之萬年前並未有所精進,葆想要提醒神尊,與其將精力放在神族的管理上,不如多花心思去增進修為,畢竟葆的主子很快就要回來了。」

    葆是個聰明通透的人,他看出禁情如此高調的送自己成神,以及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蓄意的挑釁神鳳和伏羲,那麼他自然得幫禁情在伏羲這邊多加一點火。

    伏羲之前本就被詛咒之力反噬,又聽了葆貌似恭敬實則挑釁的話,身體內原本就不穩的氣息,再次暴走起來。

    伏羲強行壓制住自己心中的燥怒,猛地一回身:「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窈窕鬼仙升官記 生仙紀 卡神世界 歡迎來到諸神黃昏後的冒險世界 國漫繼承者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