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 第469章:瘋人院裡的倒霉蛋(21)(給猶存羽墨映蘭台的打賞加更)

    聽了眼鏡男的話後,靳青卻不冷靜了:她只是隨口問問,沒想到這人竟真的知道。燃字閣http://m.wenzigu.com

    靳青斜着眼睛看着眼鏡男:「你怎麼會知道?」

    眼睛男看着靳青賊賊的一笑:「你猜!」

    靳青:「咱們談談吧!」

    半個小時後,靳青揉着自己酸痛的手,歪頭斜眼的看着被自己打趴在地的眼鏡男:這個人為什麼會這麼耐打,她剛剛不斷的嘗試增加力道,可這人竟然怎麼打都不會死,這不符合人類的身體結構吧

    眼鏡男趴在地上,喘着粗氣對靳青說道:「你到底想怎麼樣?」這女人怎麼一眼不合就開打,他快要被打死了好不好。

    靳青皺着眉頭看着趴着地上迅速恢復了體力的眼鏡男:「你為什麼會認識墨子伶。」

    眼鏡男氣踹噓噓的從地上爬起來搖了搖頭:「我想不大起來了,我只知道總是有人圍着他叫莫大師,他偶爾同別人說話的時候經常會自稱墨子伶,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個人!」

    靳青歪頭斜眼的看着眼鏡男:「既然這墨子伶被人叫做大師,你又怎麼會同墨子伶有接觸呢?」這個人每天神出鬼沒不說,現在還承認他同墨子伶有交集,怎麼看都會讓人覺得他十分可疑。

    發現靳青懷疑自己之後,眼鏡男扁了扁嘴十分委屈的對靳青說道:「我只記得那個人把我丟在這,然後就強迫我住在這裏不讓我回去。而他每過一段時間就會過來看看我,但是每次都會把我弄得很痛。」說着眼鏡男渾身上下抖了抖,竟像是不敢去回憶那種痛意。

    靳青聞言眼神移到了男人的下半身,很隱晦的問道:「上廁所費力麼?」聽起來這個人怎麼像是墨子伶養在精神病院裏的呢!

    但是靳青又有些感慨:這麼髒的人,對方還真是下得去手啊,是飢不擇食,還是眼鏡男有什麼特別之處呢!

    眼鏡男吸溜吸溜鼻子:「不止上廁所,就連喘氣都痛!」

    靳青咧咧嘴:「有老子打的疼麼?」就連這麼皮實的人都會感覺到痛,那應該是怎樣的一種痛意。

    眼睛男搖了搖頭:「沒有辦法比!」他的記性很差,雖然他記不得是怎樣的一種痛感,但是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他倒是銘記於心了。

    靳青看着眼眼鏡男可憐巴巴的臉,隨後拍認真的了拍對方的肩膀:「掙錢不容易啊!」行業沒有貴賤,只是個人的選擇而已。

    眼睛男則是悲憤的向靳青訴苦道:「他光折騰我,也不給我錢啊!」

    靳青:「你就這麼讓人家白睡?」果然是個精神病,竟然連錢都不知道要。

    眼睛男則是驚疑的看着靳青:「他不睡啊,折騰完我馬上就走。」

    靳青吃驚的看着眼鏡男:「你就這麼讓他走。」不給錢,也不事後呵護,她是不是看到了那個拔掉無情的現場版了。

    眼鏡男則是被靳青的情緒感染了,委屈的眼淚都在眼中打轉:「不讓不行啊,好幾個人扶着他離開,我根本沒有力氣往他身邊湊。」

    靳青感嘆的砸了砸牙花子:「真賣力氣啊!」為了快活那一會,連命都要搭上麼!

    眼鏡男看着靳青不說話,卻是不想結束這個話題,徑直蹭到靳青面前,伸手就要脫自己的衣服:「我給你看看他弄我的地方!」

    靳青見到眼鏡男的動作,瞬間將頭扭到一邊:「老子不想看!」你要是真敢給老子看你的爛菊花,老子就把狼牙棒從你的菊花里塞進去,在從你嘴裏拽出來。

    狼牙棒:「」其實我是拒絕的。

    眼鏡男發現靳青嫌棄的表情,只能委委屈屈的露出了左邊的肩膀,同時伸手去扣自己肩窩上的那塊皮,嘴裏還咕咕念念着:「你看看,你看看。」

    靳青翻了個白眼:「我不看!」這麼髒的東西,老子為什麼要看。

    誰想眼鏡男卻抓着一塊從自己身上撕下來的皮,直接伸到靳青面前:「你看看嘛!」原來眼鏡男手上拿着的,竟然是一塊仿真的假皮。

    靳青看着眼鏡男手中抓着的巴掌大的一塊髒兮兮的皮,猛地一回頭:這是畫皮鬼麼?

    哪想到這一回頭,卻看見在眼鏡男肩窩處竟然被人釘了一個直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第一法師 陌塵無定 農家仙田 阿拉德的冒險 巫妖異世行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