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 第445章:鬥鬥更健康(35)

    衛安看着墨兒出來顯得很是激動:「墨兒姑娘,勞煩你幫我向陛下求求情,我夫人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請陛下放她一馬吧!」他們都是土埋脖子的人,誰知道還能活幾天,他實在是不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老妻在天牢中受苦。看書否 www.kanshufou.com

    墨兒向着衛安行了個禮,對着滿臉憔悴的衛安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在過去,墨兒也是在角落裏見過幾次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疆場老手,縱是一把年紀鬚髮銀白,卻一直因為戰場奔走作戰,身體康健,眼睛過去一直是炯炯有神,腰板兒倍兒直,就算是作揖時,那腰背都挺得直直的。

    可這一刻的衛安似乎突然在一夜間,漏出了自己這個年齡的鄉野農夫才有的那種慘澹的樣貌,滿臉溝壑縱橫,雙眼迷茫,老態龍鍾,似乎腰都弓了下來。

    墨兒對着衛安輕輕的搖搖頭:「陛下近日思慮過重,將軍還是請回吧!」

    衛安聽了墨兒的話,心裏悲苦萬分,向着御書房的門大聲叫到:「陛下,陛下,求您見見老臣吧!」

    見到衛安不顧形象的在宮中大吵大鬧,墨兒和司賓女官急忙去攔。

    司賓女官心中很是疑惑:這上次衛將軍帶女兒進宮的時候,可沒有鬧騰成這樣,而是在御花園就站下了,看來在他心中還是更看重妻子啊。

    正當衛將軍大喊大叫時,御書房中終於傳出女帝的聲音:「放他進來!」

    墨兒趕忙鬆手,順便按了按自己骨裂的肋骨,剛剛這一動好像又裂開了。

    衛將軍和女帝談了很久。門外的女官兒們,都打了兩次瞌睡,還不見人出來。

    而衛安終於出來時,女官發現他的官袍發冠都不見了。

    此時披頭散髮的衛安身上,只剩下雪白的裏衣和一雙原本便穿在腳上的官靴,看起來竟然像個囚徒一般。

    而後屋裏傳來女帝清亮的聲音:「帶他去天牢!」

    女官一愣:這幾個意思啊!

    天牢裏,李芝的琵琶骨已經被穿透了,兩根鐵鏈將她整個人釘在了牆上。

    由於她的閉口不言,審訊者怕她咬舌自盡,所以對她實行了縫嘴之刑。

    看到周圍沒有人,李芝現在正試圖用虛弱無力的手將嘴上被縫的線拆開,只是她試了很多次都沒有成功,嘴唇上有些部位已經被她撕的豁口了。

    李芝原本大氣美麗的樣子徹底不見,只剩下一個傷痕累累的身體和血肉模糊的臉。

    衛安進到天牢,便直直的向着李芝所在的牢房跑,衛安在李芝老門口站定,看着裏面宛如老嫗的李芝,留下兩行濁淚:「夫人,你受苦了!」

    李芝見到衛安,當時便想尖叫,熟料自己的嘴被縫,情急之下又在嘴皮上撕了好多口子,甚至有的位置都要被徹底豁開,血也順着下巴流了下來。

    衛安見狀,急忙一把拉過在後邊慢慢悠悠走的衙役,奪過鑰匙,將牢門打開,沖了進去。

    真的是虎落平陽,放在過去,見了衛大將軍,這些小蝦米還不是跑的比兔子都快,可如今卻沒有人再殷勤的伺候他了。

    衛安先是按住李芝的下巴,防止她再傷了自己,然後將琵琶骨被鎖的李芝小心翼翼的抱在自己懷裏。

    此時,衛安從懷中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

    和幾十年前李芝第一次爬上他的床時身上那種味道一模一樣,這個味道幾十年來從未改變過。

    起初,衛安一直以為那是脂粉味兒。

    後來,衛安覺得那是體香。

    可在此地,在這污穢之物遍地的監牢之中,他還能聞到自己夫人身上那種味道,一點都沒淡,一點都沒濃。

    像是在春夏之交,徜徉在林間突然聞到的松木混合着花香的味道。

    衛安永遠不會知道,這就是費洛蒙,這其實就是人的味道,是你的生活,你的汗液,你的衣物,你的一切凝聚出的味道。

    另一邊則是從衙役那邊拿來一把小匕首,輕輕的將李芝嘴上的線挑開:「夫人,我是來帶你走的。」

    李芝看着衛安,腫脹無力唇肉在嘴上呼扇了幾下,李芝從乾裂的嗓子裏擠出了一句話:「去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陌塵無定 梨園春里梨花頌 那些年山口山 洪荒之星空不朽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