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假裝沒有聽見靳青的問話,自顧自的跳到了祁寒的靈體旁邊,觀賞着團在保護球中的祁寒,見到祁寒的身體中有水紋不斷的流轉,707心中讚嘆道:果然是自然界特有的草木成精,這個精魄還真的是很美啊!

    靳青扭着a眉頭,看着面前的「祁寒球」,心裏琢磨着如何將他丟出自己的空間去。筆神閣 m.bishenge.com

    707看夠了祁寒的精魄,回過身來,正好對上了靳青算計的眼神。

    707一急,趕快對靳青說道:「宿主大人,這可是別人求都求不來的好東西啊!將來隨隨便便長出個什麼來,都對你有用。」因為你太窮了!這後半句話,707咽回去了,畢竟因為這點事挨頓打不值得。

    況且,他這個宿主也實在是太目光短淺了,心裏面除了錢什麼都沒有。

    靳青看着面前因為着急微微變成粉色的707:「e」她說什麼了?這個707用得着這麼激動麼!

    正當靳青和707兩個人沉默對峙的時候,卻沒有發現已經在空間滾夠了的冰珠,正緩緩的向着祁寒的方向移動。

    祁寒乃是蓮花成精,所以對水一類的物品有着天生的親和力。

    冰珠看到自己沒有辦法向707的方向靠近,似乎有些着急,最後竟然在虛空中凝成了一個冰梯,直接將自己輸送到祁寒的保護球旁邊。

    冰珠在祁寒的保護球外撞了兩下,似乎很是開心,一個重撞,竟然穿破了保護球直直的撞進了祁寒的靈體中。

    靳青的視線冷不防的瞟見了這一幕,想要伸手去抓冰珠,可沒有想到卻抓了個空。

    她的手還是靈魂的狀態,沒有辦法接觸到實物,因此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祁寒的靈體同冰珠迅速的融為了一體。

    看着同冰珠融合後迅速變成了一個冰球的祁寒,靳青氣的火冒三丈:為什麼她身邊有這麼多賊,707這傢伙偷雞摸狗就算了,居然還給她偷了個賊回來。

    再想到「偷」了自己冰珠的祁寒,靳青就想要一棒子拍死707,這是什麼情況,「賊中賊」麼?

    707看到這一幕以後,並沒有像靳青一樣衝上去想要將祁寒和冰珠分開,而是轉身往外跳。

    它可不想被惱羞成怒的靳青敲上一棒子,畢竟它家宿主下手沒輕沒重,若是被狼牙棒敲到還是很疼的!

    靳青怒極之後,怔怔的看着賊中賊-祁寒和冰珠融合後化成的冰球發呆,這個冰球大約有一個籃球般大小,通體晶瑩剔透,但是最中心卻能見到一抹隱隱的水痕,水痕中有一個拇指大小的小人兒正仰面朝天的呼呼大睡,似乎是感覺到靳青的目光,小人在水中翻了個身,只留給靳青一個脊梁骨。

    靳青:「」這都是什麼情況!

    不知道什麼時候,看見靳青沒有追出來打自己的707又跳了回來,同靳青一同看着冰晶中的睡得很舒服小人兒,讚嘆道:「真的是天地靈氣化成的靈魄,運氣好到逆天,居然這麼快就找到了機緣將自己蘊養起來,估計很快就能重新生出意識了!」就是不知道能長出個什麼東西來呢!

    靳青斜着眼睛,看着在自己腳邊一跳一跳不斷說話的707,冷不丁的從身後抽出了狼牙棒,一下子將707抽飛了出去:「弄了個賊中賊回來,還有臉在我這嗶嗶!」快把老子的冰珠還回來。

    將707抽飛後,靳青覺得自己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再次將目光放在面前的冰球上。

    瞪着裏面的無知無覺,仍然在睡覺的小人兒好一會,靳青嘆了口氣,拎着狼牙棒輕輕的將冰球推到了角落中:依然能活着,就別放棄努力,你這個討厭的賊中賊!

    之後,靳青用冥想在屋子中塑造了一個高腳櫃,將冰球牢牢的包裹住。

    要不然,讓這東西整天在她眼前晃來晃去的,也實在是太扎心了,那個冰珠可是她的私人財產啊!

    確認將冰球藏好之後,靳青照例走到外面的草坪上去玩老耆頭,和他懷裏抱着的兆麟。

    而這個時候,707也從外面跳了回來,由於這次被抽的有點遠,707原本亮銀色的身體都有些黯淡,跳的也沒有之前那麼歡快了。

    707從沒有想過,它家宿主居然有一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龍皇妖帝 沉穩軍少的喵系女友 初戀終有晴 民國之忠犬撩人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