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 第194章:兆麟本紀1--山與雪(死太監的番外,不喜勿定哦)

    正所謂,

    興安嶺掛白松輪,

    惡雪難掩喪土魂,

    廉頗必能再披甲,

    斬妖降魔定乾坤。筆言閣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兆麟也年近半百了。

    他從來不敢說自己是一世戰神,但大蒙的每一個人都知道,兆麟的存在,能讓邊疆的人們安穩的睡覺。

    今天的寧古塔,風格外的烈,雪分外的狂。

    人們都不知道,在兩百年後,地球的另一邊,荷蘭人人類歷史上第一次踏進了北極圈。

    那一年冬天,我們種花國兒女所熟悉的農曆三九第三天,北極第一所科考站里測得氣溫是零下三十五度,而那一天的寧古塔,零下三十七度。

    兆麟站在山巔,遠處可以依稀看見地平線上飄着薄薄的暈靄,兆麟閉上眼,聞了聞空氣中飄來的氣味,那暈靄是起碼二十萬敵軍造飯的炊煙。看樣子也就兩到三天的路程了。

    風雪夾在一起,颳得更猛了,興安嶺的老獵戶都知道,這種天,白毛風一起,連山林之王--老虎們都要找個洞躲起來。

    兆麟沒有感覺到寒冷,因為他知道,數十萬流離失所的大蒙百姓,就在前邊那片暈靄下,忍受着飢餓和寒冷。

    「若是姑姑還在,看見人家飄起炊煙,肯定鬧着紮寨吃東西了。」

    兆麟掛滿寒霜的鬍鬚下,咧開嘴漏出一個微笑,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手中的巨斧。這巨斧本是一對兒,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用隕鐵為他製成,在那個人死後,兆麟將其中一把斧頭,深深的釘在了她的住所外。

    當年六阿哥兆佳剛繼承大統,皇上做了太上皇,宮闈之中有把兵器,總是有礙祥和,於是兆佳派了十幾個小太監去拔那斧頭,可根本拔不出來。

    兆佳心裏膈應,又派了一組御前侍衛打算去把斧頭挖出來,可還沒走到阿巧的故居外面,就被張浪帶着太上皇口諭給攔了下來竟說是隕鐵吉祥,鎮宅

    那以後,那斧頭還是直勾勾的插在養心殿旁的小屋外,戳着所有人的心。

    北方的雪裏夾着冰碴子,打在兆麟的盔甲上叮噹作響。

    這套鎧甲,除了大蒙皇帝親征所用的那套,應該是皇朝里最高規格的了。

    從上至下,總共鎏金鑲嵌了七條龍,只有位極人臣的皇族子弟,才有資格穿。

    這一身白盔白甲,凝聚着大蒙朝最頂尖的能工巧匠多年的心血,白甲皆為精鋼,重量輕,韌度好,尋常兵器砍傷去,也就留個白痕。

    可誰都不知道,打造這幅盔甲最難的卻是連接身體各部位關節處,既要保證防護能力,又不能影響靈活性,要穿上盔甲行動起來還和沒穿一樣,這核心技術,可是一直握在大內造辦處幾個一品大員手裏。

    盔甲邊緣鑲嵌着純金邊,七條形態各異的巨龍盤踞全身。在雪中散發着柔和而堅定的光芒。

    厚重的披風上,圍着兩隻白色狼王的皮毛,這兩隻白狼本是一對兒,還是早些年皇帝帶着那個人秋田圍獵時,親自射殺賜給兆麟的。

    這些年來,大小上百仗,兆麟一次也沒有輸過,因為那個人告訴過他,男人打仗,一次都不能輸。(其實原話是:骨氣能輸,命不能輸)

    這些年來縱使情況再苦,再難,兆麟都想着這句話,竟然憑着一口氣堅持了下來。

    而這累累的戰功,也讓他平步青雲。

    現在的兆麟,不僅僅是大阿哥,更是大蒙和碩怡親王,一等忠勇公,統領着大蒙八旗中的鑲黃、正白兩旗,連一直跟着他的老師哈察兒,現在也是鑲藍旗的一把手了。

    正想着炊煙的事兒,哈察兒就從背後上來了,哈察兒也是年近花甲,雖然精神矍鑠,老當益壯,可滿頭的青絲也變成了白髮。

    哈察兒從懷裏掏出一碗酒遞給兆麟,兆麟接過來,發現酒碗上已經飄着一層冰了,但碗底兒竟然還是熱乎的。

    哈察兒瞅了一眼酒里的冰碴,嘆了口氣:「王爺,我去給您再熱一碗吧,剛也是熱了拿上來,這鬼天氣,一會的功夫竟然凍上了。」

    說話的當口,酒碗裏飄着的碎冰竟然連成了一片,凍了個結實。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學霸的勤學領域 民國之忠犬撩人 農家仙田 率土風雲錄 梨園春里梨花頌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