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 第193章:勸你善良(完)

    劉協和靳青的電話打了很久,說到最後,劉協想了想對靳青問道:「我們接下來的行動,就是要去尋找天朝各個地區的地下醫院剿滅他們,你來麼?」

    靳青:「」這是想拉去做苦工麼?你真當老子傻啊!

    五十年後,一座高檔的墓園內,劉協穿着一身舒適的白色練功服,正拿着掃把打掃着一個墓碑前的落葉。筆下樂  www.bixiale.com

    此時年近九十的劉協雖鬚髮潔白,但仍背挺腰直,在一身功夫服的映襯下,頗有些道骨仙風的意思。

    在這幾十年裏,他們這個小隊和靳青一直都致力於剿滅地下醫院組織,並也都為自己找好了接班人。

    隨着被曝光的人越來越多,現在花錢買器官的人也越來越少,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這起碼是一個好的開始吧!

    將墓碑附近的落葉都打掃乾淨,劉協點了三根煙,立在何宇墓碑前,悠悠的吐了一口氣:小六真的是終其一生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女人啊!

    自從靳青同自己一組人一起行動以後,何宇便像打了雞血一樣,玩了命的追了靳青八年,但是每一次都是以他被靳青打飛出去告終。

    在何宇三十四歲那年,他們家裏終於確定何宇同喬佳徹底沒有戲了,便抓緊時間又幫他訂下了同另一個豪門家女兒的婚事。

    何宇這次沒有反抗,因為他清楚,既然享受了家族給予的資源,便必須要負起應負的責任。

    在何宇結婚前的一個晚上,他拉着劉協這一群人喝酒,成功的將自己灌醉了,在劉協送他回家的路上,何宇在車上痛哭流涕的告訴劉協:「大哥,我後悔了,我知道錯了,為什麼她不要我!」

    劉協:「」兄弟啊,並不是你不好,是你的挑戰對象太高難度了!

    就他這些年對靳青的了解,人類怕是已經控制不了這個女人了好不好,除了飛,她什麼都能幹!

    何宇看着劉協不說話,自己低聲的哭了一會又笑了起來:「大哥,其實這樣也挺好的,雖然她太好了,好到讓我連追都追不上了,但是起碼我現在還能遠遠的看着她,對吧!」

    劉協從觀後鏡中看了何宇一眼,抽了一張紙遞給他,你要是不邊哭邊流鼻涕的話,還真的是有點像情聖。

    何宇接過紙,坐在車上一路哭回了家。

    劉協:「」見你帶着這樣的心態去結婚,我不得不承認,你還真是個人渣啊!

    這些年,除了劉協,幾個兄弟都陸陸續續的結婚了,劉協每次參加婚禮的時候,都會被人詢問什麼時候結婚。

    他每次也都是一笑而過,他家裏沒有礦,也沒有王位等着人繼承,為什麼要結婚。

    而且,他的工作性質也決定了嫁給他的人都有當寡婦的風險,所以他還是別造孽了。

    倒是他那對老來俏的爸媽,在他三十七歲那年又給他生了一對孿生弟弟。

    想到那兩個可愛的小寶貝,劉協咂咂嘴:他更不想結婚了。

    這幾十年過來,他隊裏的幾個兄弟都陸陸續續的離開了人世,只剩下了他和靳青還依然堅挺的活着。

    想到這裏,劉協嘆了口氣,這常年練太極的身子,還真的是比別人扛活,居然活到了90歲還能身輕體健,真的是把小輩們都等死了。

    又想到那個年過七十還跑去瑞士滑雪的喬老太太,劉協頓時哭笑不得,這真的是他見過的活的最結實的心臟病患者。

    但是這個女人現在真的是越來越過分,前天居然打電話給自己,讓自己去給她家的樹澆水,那麼大一片林子,這是要累死他這把老骨頭是不是!這喬老太太怎麼就這麼麻煩呢?

    劉協嘴裏雖然抱怨着,但是心裏卻跟明鏡一樣,喬老太太這應該是在確認自己是不是還硬實着,生怕自己死在家裏沒有人發現。

    最後,劉協從兜里拿出了一塊手絹,擦了擦何宇的墓碑,看着照片上的何宇嘴角上的那抹淺笑,劉協無奈的搖搖頭,小六從結婚起,他這後半輩子就沒有開心過。

    小六的老婆是一個玩起來比小六還瘋狂的豪門千金,而小六的心也不在她身上,所以兩個人竟然就這樣過了一輩子。

    都說人生有七苦:生、老、病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千水 農家仙田 阿拉德的冒險 素質修仙 民國之忠犬撩人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