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 第八十八章:每天都被鬼上身的弟弟(39)

    靳青看着大鷹半天沒有說話,以為他是在欣賞自己的「大做」。書神屋 m.shushenwu.com

    靳青拍了拍雙手,拍掉了本來就不存在的灰塵,自豪的問大鷹:「比你爸刻的怎麼樣!」

    707:「」宿主啊,你還真有臉問。

    大鷹被問得心中滿是悲憤:他父父是大祭司,是族裏最有才華的人,族中的所有的壁影、浮雕都是出自父父之手。父父雕刻的東西栩栩如生,仿佛可以從牆壁上走下來。

    再看看靳青刻的怪物雞,大鷹的憤怒已經快要到臨界點:到底有哪裏是一樣的!

    一狠心一咬牙,大鷹對着靳青的方向,狠狠的一點頭:「和父父刻的都差不多!」

    之後,大鷹在心裏默默的念叨:「父父對不起,兒子不孝。但是兒子的時間不多,真的是耽誤不起了。關鍵這個姑娘腦子不好,兒子又打不過她!但是,父父放心,等她老死以後,兒子若再碰到她,一定會同她一較長短的!」正所謂君子報仇,八十年不晚,這句話還是有道理的。

    靳青不知道大鷹的心裏活動,只是專心致志的盯着棺材蓋上刻的「鷹」,偶爾往上刻上一筆,試圖讓「鷹」的羽翼變得更加豐滿。

    大鷹絕望的看着靳青的動作,心裏一片淒涼:罷了,隨她去吧。反正自己躺在棺材裏面,面上的畫自己看不到。

    終於靳青刻的讓自己滿意了,對着大鷹點點頭:「好了,看看喜不喜歡!」

    大鷹看着雞翅膀處的兩個巨大肉瘤,向着靳青的方向點了點頭:「不錯!」看在這個雞已經身患絕症的份上,自己便不同它一般見識了吧!

    靳青很開心的將棺材的棺體也抱了過來,對大鷹說:「躺進去!」

    大鷹以為自己聽錯了,急忙反問:「你說什麼?」

    靳青一邊將大鷹往棺材裏塞,一邊說:「你躺進去,我連人帶棺材一起抗走,這樣快。」

    大鷹被靳青硬生生的按進了棺材,再靳青正要蓋蓋子的時候,大鷹趕快開口道:「我想看看路。」

    靳青皺眉回答道:「看什麼看,你又記不住!」她可不想帶着個路痴到處跑,誰知道他萬一在半路上掉隊了,自己去哪裏能把他抓回來。

    這樣扛着他,雖然有點累,但自己要是跑的快點,說不定還能在野外的樹上露個營,反正怎麼也比對着鄭嘉戚這個慫貨強吧。

    大鷹被靳青懟對一滯:「好有道理啊!」隨後不再多語,安靜的躺在了棺材裏。

    看到大鷹躺好後,靳青將蓋子蓋好。想了想,敲了敲棺蓋,對裏面的大鷹喊道:「漏光麼?」

    大鷹看着自己四面透光的天花板,違心的回答:「一點光都不漏。」反正自己睡覺的地方,蛇蟲鼠疫迫於自己的威壓也不敢進來,唯一的問題就是進水不容易干罷了。

    但是事已至此,他不想在折騰了,誰知道一會這姑娘要是腦殘起來了,還能對自己做出什麼來。

    聽見大鷹的回答,靳青放心了,看來她的手藝很不錯嘛,看看事主多滿意。

    靳青活動了一下身上的各個關節,扛起棺材就往外跑,打算早幹完早收工。

    聽見靳青關門時發出的響聲,鄭嘉戚悄悄的從被子裏伸出了一隻手,將手中的鹽袋灑在自己在床底下,又趕快縮回去,仿佛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鹽、是可以辟邪的!

    靳青跑的飛快,沒用幾個小時便來到了她當時被活埋的地方。

    和之前不同的是,靳青當初碰見的老葛頭這回沒有出來到處晃悠。

    而這邊這片原本熱鬧的墓地,也好像從沒有鬼出現過一樣,只有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

    靳青歪着腦袋想了想,實在沒有看出來哪裏不一樣了,但是動物的本能卻告訴她,這裏有些不對勁。

    想了一會,靳青覺得自己想多了。於是放下了大鷹的棺材,開始在地上挖起坑來。

    靳青挖的飛快,沒多久就將原本埋葬大鷹的深坑又挖了出來。

    之後靳青再接再厲,順着深坑直直挖進了山體中。

    看了看手上的懷表,時間已經將近兩點了。

    靳青又累又困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聖者 素質修仙 率土風雲錄 洪荒之星空不朽 生仙紀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