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 第九十二章:每天都被鬼上身的弟弟(43)

    鄭嘉戚看着靳青不說話也不走過來,長嘆了口氣,藏在被窩裏的手偷偷放下手中的金錢劍。筆言閣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說

    這是他壓箱底的法器,本來想用來給靳青致命的一擊,再來威脅她的。

    喘了口氣,鄭嘉戚凝視靳青的雙眼,此時的他已完全不是那個二十歲的青蔥少年的樣子。雙眼渾濁的仿佛一位耄耋老人,抿着乾裂的嘴唇,他對靳青悠悠開口道:「我想求你一件事。行麼?」

    靳青搖了搖暈的不行的腦袋,直接的回答:「不行!」這一求一定沒有好事。

    鄭嘉戚被噎了一下,劇烈的咳嗽了幾聲,不清楚面前這個女人為什麼不按常理出牌。

    之後兩個人相互凝視着,誰也不說話,房間裏陷入了沉默。

    十幾分鐘以後,鄭嘉戚又開口了:「我時間不多了,我父親之前沒有告訴我,他打算借用我的壽命來加持他的術法。剛才無常尊使告訴我,他加持了術法是為了參加術法大賽,可以即使是使用了我的壽命,他也沒有能勝出,最終甚至還死在了那個擂台上。我覺得我這一生就是一個笑話!」末了,鄭嘉戚頓了頓,又問道:「我能求你一件事麼?」

    靳青臉一抽,答道:「不能!」別煽情,太貴。

    電視劇告訴她,一旦開始煽情一定是有所圖的。

    而且他爹用了他的壽命,又不是自己攛掇的,更不是為了和自己比賽,自己為什麼要為別人的錯誤買單。

    鄭嘉戚被氣的差點翻了白眼,為什麼這人如此不走尋常路。

    鄭嘉戚狠了狠心,對着靳青說道:「你能把我姐還給我麼?我知道你不是我二姐,你用的身體就是我姐姐的。你這麼盡力的幫我,應該是我姐姐同你做了什麼交易吧!我現在要把交易取消,你把姐姐還給我好嗎?」

    靳青聞言有點蛋疼:怎麼早沒有發現你是這樣的鄭嘉戚,不但是慫包,還無賴。之前一直裝傻充楞,一口一個二姐的叫我,現在知道自己要死了,居然開始用上哀兵之計了。

    按着自己似乎已經到了極限的腦袋,靳青問道:「你姐姐是用永生永世的靈魂同我做交易的,你現在要我將交易取消是要用你的靈魂來換她的麼?」

    鄭嘉戚卻仿佛沒有聽見靳青的條件,眼淚嘩啦啦的掉下來:「求你了,放了我姐姐吧!」

    靳青頭上的青筋都爆出來了,自己還沒有死,幹嘛對她又哭又嚎的。

    此時的707已經在角落瑟瑟發抖了,宿主的氣勢不一樣了。

    看着面前鼻涕眼淚糊了一臉的鄭嘉戚,靳青從牙縫裏擠出來了一句話:「你到底要不要用自己的靈魂來換鄭嘉瑤的?」

    鄭嘉戚聽了,呆了一下隨即嚎啕大哭:「你就放過我們姐弟吧!求求你可憐可憐我們兩個吧!我們是無辜的!」

    靳青十分不理解,鄭嘉戚腦子裏都在想什麼。

    只會一味求別人來付出,求別人的憐憫和幫助,自己卻從不做出任何犧牲和努力,甚至將所有的責任和過錯都推給別人身上。

    鄭嘉戚從得救以後,就一口一個姐姐的叫自己。然而,等他快要死的時候,居然求自己放過他們姐弟倆。

    她救人救錯了是吧!轉來轉去,她還成惡人了。

    好吧,就算她是惡人,也沒有你鄭嘉戚開口的份。

    要放棄交易,你早幹嘛去了?

    靳青很火大,她的頭好痛,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她的頭中崩發出來。

    躺在床上的鄭嘉戚,卻仿佛沒有發現靳青的憤怒,或者是即使發現了也根本不在意,拉長了哭腔還要繼續說話。

    忽然,站在門框旁的靳青眼神發生了變化,整個人的氣場也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她的眼神從剛開始的清澈、呆萌,變的幽深、暴虐、深不見底。

    眸色也從原本的深棕色變成暗紫色。

    靳青注視着被自己的轉變驚呆的鄭嘉戚,雙眸中充滿了毀天滅地般的瘋狂。

    一步一步的,靳青在鄭嘉戚驚愕的表情中走到了鄭嘉戚面前。

    一把掐住了鄭嘉戚的脖子,將他舉過了自己的頭頂。

    鄭嘉戚被靳青忽的一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韓娛之尋覓 鬼帝老婆請饒命 國漫繼承者 會穿越的俗人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