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自己的身體像一坨爛泥一樣的躺在地上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靳青歪着頭,站在一旁看着自己被工地上的塔吊車砸的支離破碎的身體,默默的思考着,世間死法千千萬,這種可真慘啊!

    原來人死了以後真的是有靈魂的,看着周圍的救援隊伍不斷從自己身體上穿來穿去的搶救其他的重傷人士,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覺得自己像風一樣,隨時會散開,又可以馬上凝聚到一起。筆硯閣  www.biyange.com

    伸出手想去摸摸自己已經使用了30年的身體,但是卻根本做不到。

    都說人死的時候自己的一生會電影般回放,而此時的靳青卻完全沒有這樣的待遇。不過也好,反正在這個世界上她一直是孤身一人、無牽無掛,這個世界也沒有什麼可以值得她留戀的。她只念着她記憶中的最後一幕,看到一對母子在將被失重的塔吊砸到的時候,自己不知道從哪裏來的正能量爆棚一把將他們推開了,而自己卻和周圍幾個倒霉蛋一起被砸了個正着。

    現在靳青就站在這裏看着周圍的人,大聲吼叫的也有,哀嚎的也有,有人在幫忙打120,還有人在想辦法打算移動塔吊將那些還活着的人解救出來,遠處傳來了開發商哭天搶地的聲音「這下不能活了啊!」

    當然不能活了,現場傷亡了這麼多人,你要是還能活我不就白死了!靳青心理暗暗思忖着。而遠處被靳青解救的孩子媽媽已經緩過神來,居然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時候悄悄帶着孩子溜走了。

    「呵!人性」靳青挑眉冷笑了一下,反正過去的30年裏從來沒有做過好事,臨死前還救了兩個人,這也算是回饋社會了吧。

    隨着塔吊被慢慢的移開,工友們和救援隊都急着衝上前去查看遇難者的傷情。這時,靳青卻發現自己的靈魂居然像滴進水杯里的顏料一樣,開始散了,抬起頭又看了眼太陽,也許以後再也看不到了吧。

    「你都把我曬化了!」靳青對着太陽暗暗的吐槽。可越看太陽越不對勁,漸漸變大,感覺像是朝着自己墜了下來。感情好,一上午讓砸兩次,一台塔吊還不夠是怎麼的,還用上太陽了啊。

    直到近處才發現,墜過來的不是太陽,是一個白色的旋渦,捲起了她即將飄散的靈魂,倏然消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叮,發現適合共生體!正在檢驗是否適合靈魂綁定。」

    「檢驗完畢,宿主屬性與系統完全契合,悲天憫人救贖系統已經綁定,707將為您服務。」一個iri般的聲音迴響起來。

    「醒醒,宿主該醒了。」靳青閉着眼享受着片刻的安寧和虛無,可iri音似乎不打算放過她。

    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入眼的是一片雪白,這麼白難道是醫院麼?被砸成無脊椎動物了居然還能活着,這也太不可思議了。接着靳青發現一個銀色的光團歡快的跳來跳去。

    「我沒死麼?」靳青疑惑的問道,隨後發現自己的居然可以說話了,要知道自己在靈魂離體時就再發不出任何聲音了,可為什麼自己還活着,抬起手看了看,這雙手不是自己常年搬磚而變的粗糙厚實的大手,而是一雙光潔纖細的手,雖然有些白的透明,但是真的是一雙很美的手,在自己的記憶中,自己的手在15歲以後就在沒有如此光潔柔滑過。

    「您已經死了,現在是靈魂狀態,由於您的心理默認年齡是14歲,因此您靈魂表現出來的狀態也是14歲的狀態。您是個心地善良的宿主,身為救贖系統,最喜歡這種聖母型的宿主了!」光球興奮繼續的跳來跳去。

    光球跳的靳青心煩意亂,思緒也無法在集中,靳青一把向光球抓去,打算掐住光球,再這麼讓它晃一會,要是自己的胃剛沒跟着砸爛,非就地吐出來。但是自己的手卻穿過了光球,什麼都沒有抓到。「是了,我是鬼…」(;д;)靳青終於回憶起自己臨死前的樣子。

    「宿主,你不是鬼,你現在是靈體!」光球收縮了一下,更加歡快的跳,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剛剛命懸一線,「宿主一定是非常喜歡我的,她剛剛要撫摸我!()」

    「你能先不跳了麼?這是哪?」靳青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不斷安慰自己,自己抓不到它,同時消化着自己已經死亡的事實。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校草是女生:傲嬌初戀,別太拽 閻王饒命 你有錢我有藥 絕代書聖 隨身帶着BGM闖漫威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