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 第五十八章:每天都被鬼上身的弟弟(9)

    靳青並不知道剛才那段插曲,而是一路順利的跑回了鄭嘉瑤和鄭嘉戚的家。詞字閣 www.cizige.com

    環視了一下這個小三居,靳青將棺材放進了書房,又跑到廚房拿出了冰箱中的所有生肉一股腦的都塞進了棺材中。

    然後從壁櫥里拽出了幾條厚重的大棉被,用大棉被將棺材緊緊的纏包裹好。

    707對靳青的舉動有些懵逼:「宿主,你在做什麼?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要去救鄭嘉戚啊!」

    包好了棺材,確定裏面的臭氣跑不出來之後,靳青滿意的拍拍雙手,對707回答道:「他一共要被上81天,現在才是第一天,估計現在鬼已經進去了,也就不急於這一會。橫豎是他自己同意鬼上身,鬼才能進去他的身體裏,所以他既然已經選擇了就讓他多挨一會吧!」

    不作不死,既然鄭嘉戚選了就要負責。

    可像自己做的這個就不一樣了,靳青生怕將來殷桃一個人睡在棺材裏面會寂寞,於是特意給她多培養一些小夥伴來陪她,順便給棺材再多熏點味道上去。

    反正當初殷桃帶小夥伴們進山作死的時候,用的理由也是一個人去太無聊了。

    拉了一群人來作陪不說,後來為了逃命還能夠將自己的夥伴推出去送死,最後更是為了保護自己在鬼王眼中純潔無瑕的形象,唆使鬼魂生吞了這些個夥伴還處於懵懂期的靈魂。

    靳青一直覺得人可以自私,因為這是人之常情,是人保護自己的一種手段。

    但是無恥的去傷害那些無辜的人就一定會天誅地滅的!

    靳青認為自己不是聖母,不是救世主,更加不是為殷桃那些小夥伴打抱不平。

    同時也告訴自己,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他們既然選擇和一個無恥的人一同出門探險作死,就要付出識人不清的代價。

    可是既然殷桃她這麼怕寂寞,自己怎麼能不滿足她這個願望呢!助人為樂嘛。

    在心裏強調了一下自己絕對不是好人,不會為別人打抱不平,只是要向殷桃報私仇而已。

    最後靳青終於讓自己滿意了,心安理得的衝出了門,打算去救那個倒霉催的鄭嘉戚。

    說道鄭嘉戚靳青覺得自己腦袋瓜子都轉筋了,他好歹也是天師的兒子,自己的法力也不算淺,怎麼離開了姐姐就和低能兒一樣了。

    發現自己中計以後,他哪怕象徵性的反抗兩下,靳青也算他是條漢子。

    這貨倒好,用姐姐被抓當藉口,直接舉手投降了,乖乖的讓人佔有他的軀體,這都是什麼事啊!

    耆老頭當初曾教過自己,有一個詞可以用來形容他這種人,那個詞叫什麼來着?

    發現靳青在思考的707有點上火,就咱這個腦容量就別在思考問題了。

    再想天就亮了,鄭嘉戚的靈魂若是被磨去了一個角的話,還怎麼完成任務啊!

    想了一會,靳青終於找到了那個形容詞:懦夫!鄭嘉戚是個徹頭徹尾的懦夫。

    在靳青還沒有來得及,為自己的知識含量感到驕傲時,她終於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她根本不知道鄭嘉戚在哪!

    靳青從鄭嘉瑤的記憶中,只得知鄭嘉戚被關鬼王在這座城市的老巢中,但是她並不知道鬼王的老巢在哪裏。

    靳青有點焦慮,覺得自己接到的任務都太難了。

    站在午夜的街上,路邊的路燈有幾個已經不亮了,幽暗的燈光顯得頭上的月亮有些亮的發紅。

    這時候,有一個若隱若現的啜泣聲傳到了靳青耳中,映着隱約發紅的月亮,哭聲低沉又綿延,直直的被空氣中的微風颳進了靳青的耳中。

    靳青嘴角抽了一下,大晚上誰在路邊哭。

    尋聲走過去,發現是一個長發的姑娘,此時正背對靳青捂着臉跪在路旁很壓抑的痛哭。

    靳青有點好奇了,這大晚上的哭的像是死了親娘一樣的人可不多見,靳青覺得自己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一桶爆米花,方便自己看熱鬧。

    靳青歪着頭看着姑娘很久,姑娘好像沒有察覺一般,繼續哭着,靳青也在旁邊靜靜的看着。

    707已經放棄同靳青溝通了,大不了任務失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聖者 千水 英靈君王 生仙紀 最強守信系統 
語言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