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輪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快穿之不服來戰呀 > 第六十四章:每天都被鬼上身的弟弟(15)

    鄭嘉戚一直和姐姐相依為命,知道姐姐已死的信息後,便喪失了生存的意願。讀爸爸 www.dubaba.cc

    雖然嗤笑於殷桃關於姐姐被活捉的謊言,但是鄭嘉戚不但不打算為姐姐報仇,還消極將自己的軀體交給殷桃他們折騰,打算自己一死了之。

    靳青若是知道鄭嘉戚的想法,一定會啐他一臉,窩囊就說自己窩囊吧,還給自己找什麼萬念俱灰的理由,沒有別人的幫忙就什麼都不敢做的懦夫。

    要是自己遇到這樣的情況,就算是拼着自己不活了,也要讓對方活不踏實。

    而現在,睜開兩條眯縫眼的鄭嘉戚正警惕的盯着面前的靳青。

    不清楚這人為什麼長得同自己的姐姐一模一樣。

    但是鄭嘉戚清楚,面前這個絕對不會是自己的姐姐。

    先不說面前這個「姐姐」模樣的人,看着自己的眼神中沒有任何姐弟之情,光是氣場就同自己的姐姐不一樣。

    發現自己正躺在家中的床上,鄭嘉戚不知道這個人披着自己姐姐的皮想要做什麼,將手偷偷的伸到了自己的被褥底下,摸到了一把符紙。

    心下稍定,開口問道:「你是誰?」

    靳青假裝沒有看到他剛剛的小動作,心裡冷哼,就對付自己的能耐,在殷桃手裏怎麼就慫的連動都不敢動了?

    但是還是漫不經心的如實答道:「我是任務者,你姐姐求我來救你的!」

    誰想到話音一落,便被鄭嘉戚迎面甩來的符紙糊了一臉:「妖怪,你披着我姐姐的皮囊想要做什麼?還不速速退去!」

    鄭嘉戚特別想哭,為什麼他們姐弟的軀體都被人盯上了。自己雖然已經認命,但是覺對不能讓姐姐的軀體也落入怪物手中。

    707剛想提醒靳青不能將系統的事情說出去,就看到靳青被人拍了一臉的符紙。707吐了口氣:「還好還好,這個鄭嘉戚也不是個腦子好使的!」

    靳青胡亂的胡嚕着臉上的符紙,心理有點窩火,為什麼自己說實話卻沒有人相信。

    鄭嘉戚看到自己灑出的一把符紙,對靳青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心裏也有點突突。

    跳下床,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案桌前,抓起了祖師爺的開光像和案桌上供奉的法器-桃木劍,直向靳青擲去:「妖物,還不速速現行!」

    靳青看着丟過來的開光像和桃木劍,連接都懶得接,直接向後退了一步,「叭!」瓷塑的開光像掉在地上當場摔碎了,而桃木劍也因為沒有目標而掉在了地上。

    鄭嘉戚看着地上的碎片蒙了,這人不怕這兩件茅山法器,一定不是妖怪。

    但是她也絕對不是自己的姐姐,姐姐對祖師爺的開光像及其尊崇,每日焚香沐浴,早中晚參拜,絕不會任由他掉在地上。

    一天之內收到了過多的刺激,鄭嘉戚有點受不了了,崩潰的向靳青大喊:「你到底是誰?」

    707這時候給靳青出主意:「就說你就是鄭佳瑤,然後裝成間歇性失憶」

    靳青想了想,對鄭嘉戚說:「我是你二姐,咱們是三胞胎,我從小上山學藝。今日師傅算出你們有難,特意命我下山對你們施以援手,沒想到卻來晚一步,大姐已經慘遭毒手。小弟弟,你要好好活下去,二姐會保護你的。」

    再廢話就把你捆起來丟進小黑屋裏,直接等到你快老死的那天在把你放出去,那樣我的任務也完成了。靳青心裏暗暗打算着。

    707被靳青不走心的謊言驚呆了:這是雷震子的故事和你有什麼關係啊!

    誰想到鄭嘉戚卻好像相信了,再不問任何話而是一言不發的爬回了自己的床上,用後背對着靳青。

    靳青對707說:「這是相信了?」

    707:「我怎麼知道!」人類的思維真的是太奇怪了,這種不靠譜的謊言都相信。

    躺在床上的鄭嘉戚卻留下了兩行眼淚,什麼大姐二姐,那脖子上的疤痕,還是自己當初玩符紙的時候不小心燙的呢。

    但是既然對方對自己沒有惡意,那就這樣吧,就這麼過吧,就讓她頂着二姐的皮囊陪自己過下去吧!

    「姐姐」在心理喊了一遍又一遍,鄭嘉戚終於昏昏沉沉的睡

軒轅鋼鐵經典小說:快穿:不服來戰  
相鄰:窈窕鬼仙升官記 會穿越的俗人 超級工業系統 淘仙空間 洪荒之星空不朽 
語言選擇